招聘网站编辑、软文新闻稿写手、主持人、礼仪接待服务员
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演员  | 代写小品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优德88手机中文版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戏曲剧本创作室 | 编剧经纪 | 招聘求职|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优德88手机中文版——官方下载www.qqjp.net
代写年会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剧本
要爱不要伤害小品剧本《移风易俗
人与人相处感悟的心理剧剧本《好
幽默小品剧本,适合年会的幽默小品
国庆搞笑小品剧本,国庆节小品剧本
妇联小品,妇联小品剧本《好邻居》
交通安全小品剧本,关于交通安全的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交通安全小品剧本,关于交通安全的剧
医生节娱乐演出搞笑感人小品剧本《
关于抗日战争的红色剧本,抗日题材小
部队八一建军节小品(战友情深)
关于师生的小品,师生情小品(让爱一
适合各种场合表演的超级搞笑正能量
司机驾驶员相声小品《比赛心得》
创新创业情景剧剧本《不忘初心回报
卫生室情景剧剧本《医心医意》
用气生活安全知识小品剧本《后果不
工程建筑四方验收小品剧本(样板工程
关于禁毒防艾的小品剧本《禁毒防艾
土地题材的搞笑小品,关于土地执法的
端午节超级幽默喜剧小品剧本(神粽)
适合老师表演的音乐剧剧本《青春纪
禁毒防艾音乐剧剧本《禁毒防艾从我
村级卫生室医生音乐小品剧本《医心
以金融扶贫为题材贷款贴息贫困户搞
抗击肺炎小剧本,新冠病毒小剧本《逆
金融押运保安服务公司小品《金融卫
关于安全方面的小品,关于安全题材的
宣传党建题材搞笑小品剧本《我奋斗
营养素营销推销业务员搞笑小品剧本
招商公司音乐诗诵读(不忘初心继往开
部队爆笑军人军营搞笑励志四人小品
校园后勤部门小品剧本《默默奉献》
三甲医院评选小品剧本《医院评审》
关于消防安全搞笑小品剧本(火警119
校园老师相声台词剧本《最美教师》
武汉现不明原因肺炎治疗全国战胜肺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戏曲剧本 > 地方戏剧本 > 《范蠡救子》(莆仙戏)
中国国际剧本网戏曲剧本频道www.qqjp.net/xiqu 中国最大的戏剧戏曲剧本创作交易门户网站
 
授权级别:普通授权与委托   作品类别:戏曲剧本-地方戏剧本   会员:woxinrutie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20/5/4 20:55:01     最新修改:2020/5/4 20:55:01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qqjp.net 
戏曲剧本名:《《范蠡救子》(莆仙戏)》
(优德88手机中文版——官方下载)作者:蔡剑英
专业创作小品、相声、戏曲剧本。 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范蠡救子

(改编自同名越剧电视剧)

 

【剧情简介】

      春秋时期的楚国人范蠡在辅佐越王勾践复国成功之后,弃政从商,成为巨富,年老居于陶地。本剧讲述的是他在陶地时的故事。

      范蠡年老思退,欲安享晚年,遂将家事托付三个儿子。二儿继承父业,出外经商。不料,第一次经商即因囤粮谋利与楚地灾民发生冲突,失手害死一人,从而锒铛入狱。得知消息的范蠡本欲派三儿携带千两黄金前往楚国,向楚国大夫庄生求救。怎奈大儿觉得没面子,以死相胁。范蠡无法,只好让大儿、三儿一同前往楚国。

       庄生不负范蠡所托,让范二公子的死罪得以赦免。偏偏节外又生枝,因范大公子吝惜钱财以及范三公子擅自花钱铺路,导致范二公子最终没能保住性命…

 

【场次】

         第一场   白发思退托家事

         第二场   二儿经商闯大祸

         第三场   老父含悲想对策

         第四场   大儿携金访庄生

         第五场   小儿私自贿贪官

         第六场   楚王大悦赦死罪 

         第七场   贪官领功又索金

         第八场   大儿反悔闯大祸

         第九场   楚王大怒下杀令

         第十场   老父悲痛诲儿郎

 

【主要人物】  范蠡   大公子   二公子   三公子  庄生  赵大夫   楚王

【次要人物】  老管家  范夫人  庄夫人  灾民、 衙役、 仆人、侍卫等

 

第一场  白发思退托家事

             【幕启。范府客厅,范蠡坐着读书,不时咳嗽两声。 (起身)

范  蠡      哎唉!

              (唱) 想当年,

                         辅佐越王图复国,

                         姑苏城下为囚徒。

                         白日牧马思雪耻,

                        半夜不眠谋灭吴。

                        十年生息倚鞍马,

                        功成身退走江湖。

                        弃政从商谋新路,

                        居于陶地成巨富。

                        不觉秋深霜鬓老,

                        常思退隐托家事。

             (白) 老夫范蠡,人称“陶朱公”是也。当年辅佐越王勾践复国成功

              之后,弃政从商,如今已有百万家资。家有三子,俱已成人。近日

              老夫渐感精力不济,有心托付家事,颐养天年。待夫人出来,就共

               她商量此事。 (咳嗽,复坐下读书)

范夫人    (端汤药上)老爷,请用汤药。

范  蠡       有劳夫人了。 (喝药)

范夫人      老爷身体不适,理应休养。怎么还手不释卷,劳神伤身?

范  蠡        我范蠡嗜书如命,习以为常了。

范夫人      我说老爷你啊!

              (唱) 老爷当年精力旺盛,

                          多多读书自然有益。

                         可惜这岁月不饶人,

                         如今老爷发须斑白,

                         当少劳神安享晚年,

                         当少劳神安享晚年。

范  蠡     (起身) 夫人你不知,读书乐在其中,并不劳神。老夫真正劳神的

                乃是家事啊!

范夫人     三个孩儿都已成人,何不将家事交给他们去承担呢?

范  蠡      老夫方才也在想这件事。既然夫人也有此意,不妨即刻唤三个孩儿

                到这里来。

范夫人      好。管家何在?

老管家     (内应)来了。

               【范蠡夫妇一同坐下。

老管家      (上) 老爷夫人呼唤何事?

范夫人       唤三位公子来,老爷有要事嘱托。

老管家       是。 (下)

老管家      (内) 公子啊一齐走吔。 (领着三位公子上)

三位公子   (齐白) 听说父亲传唤,速速前来不敢迟延。

老管家        禀老爷夫人,三位公子都唤来了。

范蠡夫妇     有劳老管家。

                  【老管家退到一旁。

三位公子    (行礼)见过父亲母亲!

范蠡夫妇     孩儿免礼!

三位公子    (齐白) 不知父亲呼唤,有何事教?

范  蠡        (起身)儿啊!

                 (唱) 为父一生为国为家心血付,

                            不觉间已到暮年精神衰残。

                            有心来把家业托付,

                            一心读书静享晚年。

三位公子  (齐白) 父亲劳累一生,也该安享晚年了。孩儿听凭父亲吩咐就

                 是。

范  蠡        那好。 (复坐下) 老大,从今以后,家中一切事务就由你掌管。

大公子      孩儿遵命!

范夫人      二儿、三儿可有意见?

二/三公子    大哥居大,理当由他掌管家事。

范夫人     (点头)那好。

范  蠡       老二听好:你平日喜爱生意交易,就让你继承父业,出外经商。

二公子      多谢父亲!

范  蠡       不过,你毕竟年纪尚轻,还是让老管家与你一同外出,多多指

                点。

二公子      这… 也好。

范  蠡       老管家,二公子就交给你了。

老管家      老奴遵命。

范  蠡       三儿,你要做什么呢?

三公子      我…  (抓头挠腮)

范  蠡       我看你就在家中做你大哥的帮手。

三公子      是。

范  蠡       不得懒怠!

三公子     孩儿谨遵父亲严命!  (说毕,偷偷吐了吐舌头)

               【范蠡起身,范夫人忙也起身。

范  蠡       好了,家事交待完毕。老夫要回房安歇去了,汝等各自准备去

                吧。

管家/公子    是,老爷 (/父亲)。 (依次下)

                【范夫人也搀着范蠡下。

 ——幕落——

 

第二场  二儿经商闯大祸

              【幕启。

二公子    (内) 马来。 (与老管家一起骑马上,绕场行)

               (唱) 辞别家人离家乡,

                          策马扬鞭到楚界。

                          笼中雀鸟终放飞,

                          心驰神往向高天。

                          出门经商承父业,

                          亟盼宏图来大展。

                         范蠡之子岂鼠辈,

                         待我先把商机寻。

              (白) 嗄,管家,前面就是楚国地界,咱二人不妨下马,一边慢行

                一边寻找商机。你看何如?

老管家      好,听凭二公子主意就是。

               【二人到一边下马。

               【一群人上,绕场行。领头的巫师装扮,手舞足蹈,嘴里“呼呼”乱

                 叫;后面跟着的男女老少都是衣衫褴褛,有几个老人手里拿着

                 香,恭恭敬敬向天叩拜。

求雨人甲    天啊天,可怜可怜我们!

求雨人乙    救救苦命人吔!

                【一边苦苦哀求,一边跟着巫师下。

                【主仆二人感到奇怪,叫住最后一个求雨人。

二公子      这位老伯且等,这么热的天气,你们这是要去哪里?

求雨老人   我们要去求雨啊!

二公子      求雨?

求雨老人   是啊,这里大旱三年,粮食歉收,人都快被饿死了。

二公子      哦—— 

               (唱) 环顾四周果萧条,

                          足下大地已开裂。

                         极目再向远处望——

                         稻粱垂头无生机。(思索,暗喜)

老管家      真是可怜啊!

                【求雨老人摇摇头,快步追赶同伴去了。

二公子      老管家,本公子发现商机了。

老管家       哦,二公子不妨说来。

二公子      父亲常常教导:“奇货可居,可售高价。”此地粮食正是奇货,一定

                 可获大利。

老管家      哎呀,不可不可啊!二公子!

                (唱) 你看那——

         灾荒三载炊烟断,

         饿殍满地不忍睹。

         灾民已如滚油煎——

         灾民已如滚油煎,

         岂可灶内又添薪?

         岂可囤粮谋大利?

二公子      吔,老管家此言差矣!

               (唱) 谁人经商存良心?

                           谁人经商不谋利?

                           况且——

                           囤粮发售救荒年,

                           此乃积德非缺德。

老管家    (接唱) 灾民筹钱非易事,

                              君子莫图血泪钱。

二公子    (接唱) 我乃经商非救济,

                              不问钱财甜与苦。

老管家     (接唱) 老爷常道决策要三思。

二公子     (接唱) 父亲也说战机要抓牢。

                               从来商场如战场,

                               战机一失悔莫迟。

                               我应学,

                               当年父亲在军前,

                               运筹帷幄抓战机,

                               稳操胜券弹指间,

                               稳操胜券弹指间。

老管家      二公子,老爷特地将你交待给老奴…

二公子      吔,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不必多说了,速即随我去租一处粮

                 仓,然后前往各地收购粮食。

老管家      这…

二公子     (面有愠色)哼——

老管家      哦,老奴听凭二公子吩咐就是。

二公子      走。

               【二人骑马从舞台右侧下。灯暗。

               【灯又亮。舞台右侧有一门,门内堆放粮食,粮食旁边有一桌一

                 椅,桌上有算盘。二公子和老管家上。

二公子      收购到这么多粮食,这次肯定大赚一笔。 (踌躇满志坐到桌后打

                 算盘)

               【老管家摇摇头,默默侍立一旁。

               【一群灾民从舞台左侧蜂拥而上,个个手中拿着布袋。

灾民甲      有粮食卖了,这下有救了。

众灾民      正是正是,有救了,有救了。快走快走。  (绕场行,挤到门口)

灾民乙      老板,我们要买粮食。

众灾民      我们要买粮食,我们要买粮食。

               【老管家走出门外。

老管家      大家安静,一个一个来。

灾民丙      一斗多少钱?

老管家      一斗… 

               【老管家回头看二公子,二公子伸出两个手指,管家点头。

众灾民      一斗到底多少钱? 

老管家      二十两。

灾民甲      嗄,怎么那么贵?

众灾民     (纷纷指责)太贵了,太贵了;你们这是不想让我们活;这是要

                 在这里发国难财,良心被狗吃了。

二公子     (走出门外) 你们嫌太贵,就到别处去买吧。

灾民乙      老板,你把附近的粮食都收购到这里,叫我们到哪里去买?只能

                 求求你,便宜一点卖给我们。

二公子      汝等不知,这批粮食我们是从外县收购的。大荒抬价,每斗十金

                 难求;而且天旱水运不通,只好陆路运载;另加路途损耗,以致

                 成本大增。每斗二十两一点也不算贵。这样吧,便宜一点卖给你

                 们,每斗十五两,不能再便宜了。

灾民丙      这算什么便宜?你们这些奸商,心比豺狼还毒,难道让我们眼睁

                 睁看着这满仓的粮食饿死?

灾民甲       反正也活不下去了,给我抢。

众灾民       是是是,抢,抢吔。  (闯进门,搬粮食)

                【二公子和老管家步步后退。

二公子       你们反了,反了。 (退到桌后抓起算盘) 我跟你们拼命。

老管家     (拉住) 二公子不可不可。

               【二公子甩开管家的手,狠命将算盘砸向一个正搬粮食的灾民。那

                 灾民晃悠两下,倒在地上,死了。

灾民甲      出人命了,出人命了。

               【众灾民扔掉粮食,回头看死人,纷纷指责二公子。其中一个做了

                 个报官的手势,径自下。

                【二公子和老管家也过去看,二人大惊失色。

二公子       哎呀!

                (唱) 人命脆弱如蝼蚁,

        禁不住小小算盘。

        正窃喜将发大财,

        却不料大祸来临。

        事发突然心惊慌,

        无所适从脑空白。            

               (白) 老管家,这要如何是好?如何是好?

老  奴       事发突然,老奴一时也无主张啊! (叹气摇头)

               【两衙役跑上。

衙役甲      哪里出人命?哪里出人命?

众灾民     (指指地上) 这里,这里。

衙役乙      杀人凶手呢?

众灾民     (指二公子) 是他。

二公子      两位公差饶命啊,本公子并非故意害人。

两衙役     (反绑住二公子) 跟我们说没用,到衙门去说。 (押走二公子)

老管家     (追了几步)二公子,二公子…

二公子      老管家速速回去,请父亲派人来救我… (下)

                【灯暗。

——幕落——

 

第三场  老父含悲想对策

                【幕前。两个妓女扶着醉醺醺的三公子上。

两妓女       三公子你醉了,走好啊!

三公子       吔,我哪里醉了?哈哈哈…

                (念白) 父兄常骂我寻花问柳不务正业,

                                岂不知我这是玩世不恭想得开。

                                父亲他灭吴救越显神威,

                                怎料到越王宝剑霜锋冷,

                                他被迫功成身退避风雷,

                                避风雷。 (哈哈哈)

                                笑大哥,

                                锱铢必较积钱财,

                                铜钱缝里抠油水。

                                阎王一到三更梦,

                                一生积蓄归他人。  

                                叹二哥,

                                风餐露宿经商去,

                                日夜呕心算盈亏。

                                机关算尽人憔悴,

                               不知是福还是祸? 

                                谁比我,

                                视那金银如粪土,

                                优哉游哉多自在,

                                多自在。 (哈哈哈,下)

                【幕启。范府客厅,大公子一边打算盘,一边数着一堆铜钱。数

                  着数着,不小心掉了一枚。他弯腰寻找,最后干脆趴到地上细细

                  找各个角落。

大公子       铜钱也会生脚,跑哪里去了呢?

老管家      (内) 大公子,大公子。 (急上)

大公子      (头都没抬) 等一下,等我找到铜钱你再说。哦,宝贝,原来你

                  躲在这里,害我找得好苦啊。(起身,吹吹铜钱上的灰尘,收

                  起) 原来是老管家,你怎么回来了?

老管家       哎呀大公子,大事不好了!

大公子       嗄,乜事如此慌张?二弟呢?

老管家       二公子他… 他…

大公子       他怎样了?你快快说来啊!

老管家       二公子他… 他因失手害死人命,被关进楚国的衙门之内了。

大公子       嗄—— (惊得目瞪口呆)

老管家      大公子,大公子。

大公子     (回过神来) 哎呀,此事关系重大,我必须报与父亲母亲知道。

                (向内喊) 父亲、母亲,你二人快快出来。

                【范蠡夫妇上。

老管家       见过老爷、夫人!

范蠡夫妇    老管家,你怎么回来了?二公子呢?

老管家       老奴… 二公子他…

大公子      老管家,事到如今,你就凭实照说吧。

老管家       是,老爷、夫人啊!

                (唱) 老奴与二公子进楚界,

         只见楚地干旱闹饥荒。

         二公子认定大商机,

         意欲囤粮谋大利。

范  蠡       逆子好是不明!后来怎样?

老管家      后来嘛!

               (接唱) 他不听老奴苦规劝——

           收购粮食高抬价,

           惹怒饥民起混乱。

范夫人      再后来呢?

老管家      再后来—— 唉!

                (接唱) 混乱之中,

            二公子他他他——

范蠡夫妇    他怎样了?

老管家     (接唱) 他他他——

            他失手害死一人命。

                 (白)现被关进楚国衙门之内。

范蠡夫妇    哦——  (站立不住)

大公子     (扶住) 父亲母亲仔细仔细。

范  蠡      (唱) 听罢此言五雷轰顶,

范夫人     (接唱) 为儿心焦悲泪涟涟。

范  蠡       逆子啊逆子,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故此犯下此祸。

另三人     (齐) 老爷(/父亲),这话怎讲?   

范  蠡       汝等可知当年灭吴复国,老夫何以能克敌制胜?

另三人     (齐) 是老爷(/父亲)谋略过人。

范  蠡       非也!

               (唱)  吴王不仁灭越国,

         亡国之民苦难多,

          同仇敌忾雪国耻,

          义师一举奏凯歌。

大公子     原来如此。

范  蠡      是啊!

              (接唱)  仁义二字为根本,

            成败全在德如何。

             经商之道如用兵,

             取之有道事方成。

             楚国饥荒民苦难,

             怎可乘灾去盘剥?      

范夫人     老爷你说,二儿他会受到怎样的处置呢?

范  蠡      大灾之年,尚敢囤粮害民,按律当斩!

范夫人      嗄!

范  蠡       何况失手杀人,杀人偿命,也是理所当然。

范夫人      哦—— 我可怜的儿啊! (哭)

大公子      父亲,你快快想办法救救二弟他啊!

范 蠡        老夫在齐国,他关在楚国,远水解不了近渴,如何救得了他呢?

范夫人      老爷,你如此言语,也太教妾身伤心了。

                (唱) 想当年,

         你辅佐越王勾践,

         可谓是足智多谋。

         如今亲生儿有难,

         你反而束手无策。

         你算甚乜好父亲,

         你算甚乜好父亲。  (继续哭)

范  蠡       我… 好啦好啦,夫人,你且莫哭,容老夫想一下。  

范夫人      你快快想来。

范  蠡      (思索后)是了,唯有此人或可救吾儿一命。

另三人    (齐声) 是谁呢?

范  蠡       听我道来!

                (唱) 此人是楚国大夫庄生,

         他清正廉明足智多谋。

         乃是老夫忘年之交,

         楚王对他也甚器重。

         拜托他,

         或许吾儿能有救。

老管家     老爷,庄生若是清正廉明,岂可去徇私枉法,解救二公子呢?

范  蠡       岂不闻千金之子不死于市吗?

老管家      此话怎讲?

范夫人      哎呀,闲话少说,还是快快去救人要紧。

大公子      是啊,快快去救人。父亲,你年迈体衰,不宜长途劳顿。派孩儿

                 去找庄大夫吧!

范  蠡        不,你不能去,为父要派你三弟去。老管家,去叫三公子过来。

老管家      老奴遵命。 (下)

大公子      哎呀父亲!

               (唱) 我是长子掌家事,

                          父亲竟不信任我。

                          偏把重任托三弟,

                          这教孩儿脸面何存?

               (白) 不如一死…一死了之。唉! (欲撞墙)

范夫人    (拉住) 我儿不可不可,儿啊!

               (唱) 不可鲁莽又添乱,

                           待为娘来劝你父。

               (白) 老爷,你还是派老大去吧。三儿去能不能救回二儿尚不可

                知,要是老大先寻了短见,如何是好?

范  蠡       这… 不,还是不能派他去。

大公子     母亲,恕孩儿不孝之罪。 (又要撞墙)

范夫人     (赶紧又拉) 哎呀,老爷,你快快答应吧。

范  蠡        唉!罢了,就让你兄弟两人一同去吧,待我立即修书一封。

               【老管家和三公子急上。

三公子     (进屋)见过父亲、母亲和大哥。

范  蠡       不必多礼。你二哥身犯重罪,你快快与你大哥一同带上黄金一千

                 两,前往楚国,将此信交与庄大夫,他自然明白。

三公子       孩儿遵命! (接信)

大公子       啊,要这么多黄金?这一个月白忙了。嗐!

范夫人       你二人快快去吧。

三公子       是,母亲。 大哥,走吧。

大公子       好吧,好吧,走。

                【二人下。

老管家       二公子这回有救了!

范  蠡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啊!唉! (叹口气,径自下)

               【范夫人忙上前搀扶丈夫,一同下。老管家也从舞台另一侧下。

——幕落——

 

第四场  大儿携金访庄生

              【幕前。大公子和三公子骑马上。

 二  人     (齐唱) 兄弟二人快马加鞭,

                              风尘仆仆赶赴楚地。

                              老父重托望勿辜负,

                              尽早救出二弟(二哥)性命。

三公子      大哥,前面就是楚国地界,咱不妨兵分两路,小弟去衙门探望二

                哥,大哥你带上此信与黄金,去拜访庄大夫。你看如何?

大公子      也好。(接信)请了。

三公子      请了。

              【两人绕场后,从舞台左右两侧下。

              【幕启。庄生府内,庄生烦躁地踱来踱去。

庄  生       哎唉!

             (唱) 楚国不幸逢大旱, 

                        五谷不长食粮缺。

                        恨奸商见利忘义,

                       害灾民雪上加霜。

                       饥民遍地楚王愁,

                       严令臣下出对策。

                       思来想去苦无计,

                       羞对饥民愧食禄。 (顿一下,继续)

庄夫人     (端茶上) 相公,请用茶。

庄  生        先放桌上吧。嗐!

庄夫人      相公还想不出对策吗?

庄  生       是啊!

庄夫人      不知楚王如何处置那个奸商?

庄  生        斩!

庄夫人      楚王英明!

大公子     (内报) 报兮,范大公子求见。 

庄  生       哦,不知范老前辈的大公子因乜事来访,快快有请!

大公子      来了。(上,行礼) 拜见庄大夫、庄夫人!

庄生夫妇    免礼,免礼。

庄  生        公子远道而来,快快请坐。

大公子      大夫、夫人同坐。

               【三人坐下。

庄  生       公子!

              (唱) 下官久无你父音讯,      

                         不知老先生可安好?

                         公子又是为何事,

                         远道来到我府中。

大公子     大夫!

              (唱) 家父近日染病在身,

                         不能亲自拜访大夫。

                         故此修书一封,

                         命我面呈大夫。

                         是有一事求大夫,

                        大夫看信自明白。 (起身呈信)

庄  生     (接信,看信,大惊) 嗄,那位囤粮抬价、坑害灾民的商人是范老

                先生的二公子?

              【庄夫人听到此言也大惊。

大公子      是,正是我二弟,求大夫救他一命。

庄  生       楚王已下旨斩首,恐怕下官无能为力啊!

大公子     (跪下) 哎呀大夫啊!

                (唱)  家父道《吕刑》有律,

                            用钱可以赎罪愆。

                           此乃黄金一千两, (递银票)

                            望大夫鼎力相助,

                            救我二弟他一命,

                            救我二弟他一命。

庄  生     (起身,扶起) 大公子啊!

               (唱) 《吕刑》虽有赎罪律,

                            国君也有变通权。

                            赦与不赦全凭楚王,

                            楚王不赦谁奈他何?

               【庄夫人也起身,站到丈夫身旁。

大公子      大夫,家父说你乃智谋之臣,看了家父书信,一定明白其中深

                 意,一定会救出我二弟。望大夫不负家父重托啊!

庄  生       你父亲这样说过?

大公子      是啊。

庄  生        哦。 (仔细看信,恍然大悟) 明白了,下官且勉力为之吧。

大公子      如此多谢庄大夫。 (递银票)

                【庄生接银票。

大公子       有劳大夫!晚生告辞了。 (下)

庄生夫妇    送过。

庄夫人       哎呀相公,此事你万万行之不得啊!

庄  生        哦,为什么呢?

庄夫人       相公啊!

                 (唱) 相公乃是楚国重臣,

          向来奉行清正廉明。

          却为何徇私枉法,

          为奸商开脱罪名?

庄  生      吔,这一千两黄金不是小数目。陶朱公富甲天下,他亲自送财上

               门,咱们为何不收?(指指身上的衣服) 夫人你看你看。

              (唱)  庄生我身穿破衣,

        夫人你亲自下厨。

        这旧屋风雨飘摇,

        那家具可当柴烧。

        只因无外财,

        日子苦且恼。

        千两黄金用处大,

        到我手中岂不要?

庄夫人     哎呀相公啊!

              (唱) 奴情愿亲自下厨,

                         奴情愿住这旧屋。

                         相公若是救奸商,

                         愧对那遍地饿殍。

                        人生在世瞬息间,

                        千秋褒贬史书上。

                         徇私枉法这一回,

                         臭名昭著到万代。

庄  生       夫人,你果真不要这一千两黄金?

庄夫人     不要。

庄  生       甘愿清贫?

庄夫人     甘愿清贫。

庄  生      哈哈哈…  好!

             (唱) 谢夫人深明大义,

                         不愧为庄生爱妻。

                         你可知钱财无过,

                         它好比一把利刃,

                         可杀人亦可救人,

                         要看谁手握刀鞘。

庄夫人      是啊,庄大夫得了这把金刀,要去救人了。

庄  生       是,我要用这千两黄金去救人。

庄夫人      那好,从今以后咱两人断绝夫妻关系。 (欲下)

庄  生       夫人息怒息怒,为夫乃是要用这千两黄金去采购粮食,去救灾民

                 啊!

庄夫人     (转怒为喜) 此话当真?

庄  生       当真。

庄夫人     且慢。相公用黄金去购粮救民,自然是仁义之举。可是对范老先

                生,你却失了信义。

庄  生       夫人你不知,为夫如此做,恰恰是范老先生出的“奇招”啊。

庄夫人     这话怎讲?

庄  生     (打开信) 你看,这信上写道:“范蠡昏聩,养子不肖。大荒囤

                粮,盘剥饥民,律法难容。子犯死罪,父之过也。捐金求赦,难

                 赎其罪。唯示悔改,或有生机。”这话不是明明白白吗?

庄夫人      妾身仍不明白。

庄  生        夫人啊!

                (唱) 律法本可钱赎罪,

           灾民愤怒声如雷。

           不杀难以平民愤,

           楚王焉能违民意?

           范蠡深知民意重,

           赎罪之举不可为。

庄夫人      如此说来,他又如何救得了他家公子呢?

庄  生       “奇招”就在此啊!

               (接唱) 他把千金用于儿悔改,

                              购粮济民为求民愤消。

                              灾民无怨楚王喜,

                             下诏赦罪或成实。

庄夫人      也就是说,以范二公子的名义购粮济民,以示悔改,求得民愤消

                 除,楚王大喜,或可赦他死罪?

庄  生       正是此意。

庄夫人     哈哈哈嘻。此策甚好,既救了灾民,又救了范二公子,也消除了

                相公的烦恼,真乃三全其美啊!

庄  生       事不宜迟,为夫须立即依计行事。

庄夫人      好。送过相公!

               【庄生急下。庄夫人也从另一侧下。

——幕落——

 

第五场  小儿私自贿贪官

              【幕前。庄生府中的两个仆人上,一个敲锣,另一个手拿告示。

敲锣仆     放赈灾粮了,放赈灾粮了。

               【灾民纷纷上。

告示仆     大家听好了:“范二公子敬告灾民,深悔先前不顾各位性命,囤粮

                谋利,失手杀人;今痛改前非,另捐千金,购粮赈灾;万求恕

                 罪,洗我悔恨。”

敲锣仆      大家这下有粮食吃了。

灾民甲      是与我们起冲突的那个人吗?

告示仆      正是,正是。他后悔不已,特求赈灾赎罪。

敲锣仆      大家跟我们去领粮食吧。

               【两个仆人径自下。灾民跟着他们走,走在最后的灾民甲若有所

                 思,叫住灾民乙和丙。

灾民甲      两位老兄留步留步,我看这个范二公子倒也不像是坏人,知错能

                 改。

灾民乙      改得好啊。他这次购粮赈灾,可是办了一件大好事啊!

灾民丙      听说他被楚王判了死刑,你二人说咱们现在怎么办?

灾民甲      他以良心待咱们,咱们也得以良心回报他。

灾民乙      这话怎讲?

灾民甲      我看咱们得联名去求楚王赦免他。

灾民丙      没错没错,现在就去。

甲 / 乙      走。 

               【三人下。三公子上。

三公子      哎唉!

               (唱) 二哥在监哭啼啼,

                           百般劝慰方平息。

                           打点衙役暗照料,

                           让他少受皮肉苦。

               (夹白) 亏我私自带了一些黄金出来,给衙役一点甜头吃,叫他

                暗中照顾二哥。嗐!还是有钱好办事啊!不知大哥那边事情办得

                如何?待我立即赶回客栈,去问个究竟。 (欲下,又停步)且

                慢,我还不能回啊!

               (接唱) 救人之事非小可,

            单靠一人难放心。

            若然庄生权有限,

            二哥一命定休矣!            

               (白)这这这… 这要如何是好? (思忖) 有了,衙役提起一个赵

               大夫,说他是楚王面前的大红人,我不妨去打听打听,也求他助上

               一臂之力,岂不是好? (点头) 事不宜迟,待我立即前往。(急

                下)

               【幕启,妓院。赵大夫与四个美女一起饮酒取乐。

美女们      大夫请饮酒。

赵大夫     (饮酒) 哈哈哈…

                 (唱) 人生百年转眼过,

          饮酒作乐趁现时。

          俸禄有限难知足,

          贪污受贿来弥补。

                (白)   这世道,做官不贪的人是傻子。

美女们      大夫请再饮酒。

赵大夫      好好好,我饮我饮。

               【赵府一家丁上。

家  丁        禀老爷,范三公子有要事求见。

赵大夫       哪个范三公子?

家  丁        老爷,吔—— (向赵大夫附耳低语)

赵大夫       哦,原来是那个死囚的兄弟。嘻嘻,生意又来了。美人们,汝等

                  暂且退下。

美女们       是。 (下)

赵大夫       有请范三公子。

家  丁        是。 (走到台前大声传达) 有请范三公子! (下)

三公子     (内应) 哦,来了。 (上,行礼) 见过赵大夫!

赵大夫       免,免。听家丁禀报,三公子是为你二哥的事而来。

三公子       正是。求大夫救我二哥一命!

赵大夫       楚王已判他死刑,这事难。 (连连摇头)

三公子     (递银票) 大夫,这三百两黄金请你收下,请你无论如何救我二

                 哥一命!

赵大夫     (看到银票眼都直了,旁白) 果然是富商范蠡的公子,出手如此

                 大方。待我先收下,然后再慢慢“敲(诈)”。 (白)三公子快快

                 请起,看你二哥实在可怜,这黄金老夫且收下,想办法去打点打

                 点楚王身边的人再说。

三公子      多谢赵大夫!

赵大夫      先不用谢,事情能不能办成还不得而知。

三公子      大夫有心相助,鄙人已经感激不尽了。

赵大夫      此事你知,我知,切切不可外扬。

三公子      鄙人记住了。

赵大夫       好,去吧。

三公子      是,鄙人告退。 (下)

赵大夫      这回老夫要发大财了。 (阴险地笑,下)

——幕落——

 

第六场  楚王大悦赦死罪

            【幕启。王宫里,楚王忧心忡忡走来走去。一太监在旁侍候。

楚  王     哎唉!

            (唱) 三年不雨国维艰,

                        民不聊生愁煞孤。

                        严令众卿献对策,

                        至今杳杳无音讯。

                        怕只怕,

                        灾民无粮愤转恨,

                        反声一起难收场。

              (坐下,在一个棋盘上试着走子,又焦躁地打乱棋盘)

庄  生     (内) 报兮,庄大夫求见!

楚  王     (大喜,起身) 庄大夫求见,一定是有好消息了。快请相见! 

庄  生      哦,来了。 (上)哈哈哈!

             (唱) 赈灾食粮已发放,

                        灾民欢呼声震天。

                        不知楚王知道否?

                        特来王宫探消息。

                       再寻机会救公子,

                      不负范老重托我。

             (行礼) 参见大王!

楚  王     庄贤卿免礼。

庄  生     谢大王!

楚  王     庄贤卿今日到此,定是有好消息了。

庄  生     大王猜得不错。大王!

             (唱) 臣听闻,

                        范二公子痛悔前非,

                       另捐千金购粮济民。

                       民有粮,国可安,

                      大王之愁终得解。

楚  王       哦,竟有这等好消息,因何无人向寡人禀报?

一太监    (上) 禀大王,有三个灾民,有要事进见。

楚  王       准他们进见!

太  监       是。大王有命,准进见!

三灾民    (内) 哦,来了。 (上,跪下) 小民叩见大王!

楚  王      免礼!

              【三灾民起身。

楚  王      不知三位老伯,到此何事?

灾民甲     这里有一封联名求赦信,请大王一观!

楚  王      呈上。

太  监      是,呈上。 (接信,递信)

楚  王     (阅信) 范二公子悔过救灾,小民感激不尽。特此联名,求大王赦

               他无罪!

庄  生      这也奇了!与范二公子起纠纷的是汝等,为他求赦的又是汝等。这

               是为何呢?      

楚  王      吔,庄贤卿你难道不知,楚国之民,善恶分明。范二公子既已将功

               补过,购粮救灾,灾民自然心怀感激,故此联名来解救他。所谓

               “以德报德”也!

庄  生       哦,既如此,大王要如何处理此事呢?

楚  王       庄贤卿、三位老伯啊!

               (唱) 犯律法本是死罪难饶,

         顺民心却可网开一面。

         施政者恩威并用,

         掌乾坤宽严有度。

         国君自当诛恶扬善,

         臣民方能引以为鉴。

庄  生      大王英明!

楚  王      来啊,传孤旨意,范二公子真心改过,寡人特赦他死罪。然则,念

               其国难期间囤粮犯法,并且害死一命,虽属无心之过,活罪却是难

               免,故此判他在监关押三月,以儆效尤!

太  监      是。 (下)

三灾民    (齐) 多谢大王体贴民心! 我等不便久扰,告退了。

楚  王       去吧。

               【三灾民下。

楚  王       寡人今日心情大悦,庄贤卿陪我杀一盘,如何?

庄  生      愿听大王差遣!

             【二人相视,哈哈大笑。灯暗。

——幕落——

 

第七场  贪官领功又索金

             【幕启。监牢,有小桌子和椅子。一衙役端饭上。

衙  役      前几日得了范三公子一点甜头,小的现在得用好酒好菜来招待范二

                公子。 (开门,进屋,把酒菜放桌上。向内喊)范二公子快出

                来,吃中午饭了。

二公子      哦—— (戴着木枷愁眉苦脸上)

               (唱) 闻听叫唤神恍惚,

         半知半觉上前来。     

衙  役       来来来,小的给你去了木枷。

二公子     多谢大叔!

衙  役       不用不用。酒菜在桌上,趁热吃。

二公子      哦。 (坐下,举筷,又停下)大哥共三弟找人解救于我,未知事

                情如何?嗄!

              (唱) 生死未卜心难安,

         面对酒菜无胃口。

             (叹口气,白) 请问大叔!

衙  役      二公子你要问乜事呢?

二公子     不知大叔是否知道,我这死刑有无改判?

衙  役       小的不知,没听到什么消息,也没接到行刑通知。

二公子      哦——

衙  役      吔,没消息就是好消息,二公子切勿想东想西,还是先填饱肚子

                吧。

二公子      大叔说的是。 (吃饭)

               【大公子和三公子上,绕场行。

大公子     (唱) 千两黄金交庄府,

           传闻说用于赈灾。

           不知葫芦卖何药,

           且待水落石出时。

三公子     (唱) 有钱能使鬼推磨,

                            从古到今皆此理。

                            大夫那边已打点,

                            我且耐心等消息。

大/三公子  (齐声) 此时无事,兄弟二人一齐来探监,教二弟(/二哥)他

                安心等待。 (进监) 二弟(/二哥)。

二公子    (放下筷子,起身) 大哥,三弟,你们来了。

衙  役       你们兄弟说话,小的不便在此,先出去一下。

兄弟仨      多谢大叔体贴!

衙  役       不用不用。 (下)

二公子      大哥、三弟,事情办得如何?有好消息没有?

大公子      吔,二弟你未免也太性急了。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

二公子      大哥你骂得好。我也好后悔啊!

                 (唱) 悔不该,

           逆父训经商无德;

           悔不该,

           谋暴利犯了律法;

           悔不该,

           忘仁义不顾民生;

           悔不该,

           不听规劝下监牢。

           若是有幸能活命,

            定要改过重做人。

三公子     二哥你肯这样想就好,也不枉我与大哥千里迢迢来一趟。

赵大夫    (内) 报,赵大夫到。

大/二公子   赵大夫?哪一个赵大夫?

三公子      大哥、二哥,吔—— (附耳低语)

               【二公子点头称好,大公子大叫起来。

大公子     什么?三弟你又去找别人,怎么事先不跟大哥打声招呼?我问

                你,你给他多少黄金?

三公子     三百两。

大公子      三百两!!!你这个败家子,你你你… (气得只是用手指着三公

                 子)万一他言而无信,这三百两岂不打了水漂?

三公子     大哥你莫生气,小弟以为多花点钱,多找一个人,二哥得救的机

                会也就多了几分。

二公子      三弟说的没错。

大公子    (仍有气)唉!

              【衙役领着赵大夫上。

衙  役      赵大夫,这边走。

             【二人进屋。

衙  役      你们三人快点来拜见赵大夫。

三兄弟     是。(行礼)拜见赵大夫!

赵大夫     起来说话。

三兄弟     谢大夫!

赵大夫     范公子,恭喜你们,贺喜你们啊!

大公子     赵大夫,莫非我二弟他…

赵大夫     是,是,死罪已免,只需在监关押三月,就可释放了。哈哈哈…

三公子    (抓住二公子的手) 二哥,这下你放心了吧。

二公子    (喜极而泣) 嗯,嗯。 (抹泪)

大公子     是了,赵大夫,我二弟他是怎么赦免死罪的?

赵大夫     三位公子!

              (念白)  汝等仔细听分明,

                              听老夫一一道来。

                             老夫用那三百金,

                             贿赂楚王一宠侍,

                             楚王面前献美言,

                             楚王大悦赦公子。

大公子      原来如此。

三公子      如此多谢赵大夫! (转向大公子)大哥你看,这钱没白花吧?

赵大夫      那当然了。只是啊…

大公子      只是甚乜?

赵大夫      只是那位宠侍让老夫转达…

大公子      转达甚乜?

赵大夫      他说他跑断腿流干口水,方说动楚王下旨赦你二弟死罪;因此…

三公子      因此怎样?

赵大夫      因此他说还得给他—— (伸出五个手指)这个数。

大公子      嗄,又要这么多黄金?

三公子     (忙拉开大公子,一边赔笑对赵大夫说) 吔,应该的,应该的。

                (唱) 人命重如泰山,

          钱财轻如鸿毛。

          只要能救二哥命,

          花些金银算甚乜。

赵大夫      还是三公子爽快。好,你们拿钱来,老夫还有公务在身。

三公子     大夫你等一下。 (拉大公子到一旁) 大哥,你身上还有钱没有?

大公子     (没好气) 我那点钱,哪里够?

三公子      这要怎么办? (讨好赵大夫) 大夫,你看能不能通融通融,宽限

                 几天,现在我们身上没有那么多,我得回家去取…

赵大夫      怎么,你想过河拆桥?

三公子     (连连摇手)不是不是啊!

大公子     (冲赵大夫) 喂,你讲不讲道理?我们已经给你三百两黄金,谁

                 知道你花了多少,谁知道…

二公子    (忙拉大公子) 大哥,你少说两句。

赵大夫     大胆!

               (唱) 大胆刁民语放肆,

                          竟敢侮辱本大夫!

                (白)你们认为楚王已下赦旨就万事大吉了?哼。 (气呼呼下)三公子      大夫留步留步——  (没留住,急得直跺脚)唉! (转向大公

                 子)哎呀大哥!

               (唱)  钱财本是身外物,

        不该为它得罪人。

        赵大夫愤愤离开,

        只恐节外要生枝。

大公子      这…

三公子     大哥你设法筹钱,我赶紧去向他赔礼道歉,求他再宽限几天。

                唉! (急下)

二公子      是啊大哥,你速即想办法啊!

大公子      叫我到哪里去想办法呢? (思忖)有了。二弟,大哥也告辞了!

               (急下)

二公子      大哥,你要去哪里?嗐!

衙  役       二公子,里面安歇吧。

二公子     大叔,我又担心害怕起来。

衙  役       你担心甚乜,害怕甚乜?

二公子     我担心楚王收回赦旨,害怕我最终一命难保。

衙  役       吔,不能想太多。里面安歇吧!

二公子      是。嗄!(忧忧愁愁下)

               【衙役锁上门,摇摇头,从另一侧下。

——幕落——

 

第八场  大儿反悔闯大祸

               【幕前。灾民们在排队领赈粮,个个喜气洋洋互相打招呼。

大公子     (内) 哎呀! (上)

                (唱) 事有变故意料外,

                           三弟行贿赵大夫,

                          是他救了二弟命,

                          又索重金急煞人。

                         心痛钱财偏破财,

                         上天弄人人无奈。

                         情急之中灵机动,

                         停发赈粮平价售,

                         再往庄府索余金,

                         筹够银两暂应急。               

              (白) 二弟既是赵大夫所救,我这样做应该也不算过分吧?唉,事

               情紧急,不容多想,我还是赶紧行事要紧。 (绕场,来到赈灾现

                场) 各位乡亲不好意思了,汝等暂停领粮,听我说话。

众灾民      你是何人?

大公子       在下范大公子。

灾民甲       原来是恩人的大哥,我等有眼不识泰山,请勿见笑。

大公子       吔,好话先不要说。汝等知道本公子到此做乜吗?

众灾民       做乜呢?

大公子      一时情况有变,我们兄弟急需银两,故此决定停发赈粮,改为平

                价出售,望各位乡亲见谅!

灾民乙       嗄,过河要拆桥,真是岂有此理!

众灾民       是啊是啊,哪里有这样做的道理?

大公子       事情紧急,只能多多得罪了。 (转向庄府两位发放粮食的仆人)

                  所剩粮食你二人帮我平价出售。

两仆人       可是庄大夫不是这样交代我们的。

大公子       庄大夫那边我去解释就是了,有劳两位了。 (急下)

两仆人       吔,吔吔吔——  各位乡亲,没办法了,我二人只能按照吩咐办

                  事。大家拿钱来买粮吧。

灾民甲      唉!出尔反尔,真真戏辱人也!众乡亲,咱们再联名向楚王告他

                 去,教他知道穷人也不是那么好欺侮的。

众灾民       好,走。 (气急败坏下)

仆人甲     (摊摊手) 事情看来要坏了。兄弟,没人买粮,咱们把门锁上,

                  回府复命去吧。

仆人乙       好,走。

               【二人下。幕启。庄府大厅,庄夫人擦拭桌椅后,到门口瞧瞧。

庄夫人     (唱)  为救范家二公子,

                            相公进宫见楚王。

                            日已过午人未回,

                             不知事情顺利否?

               (白) 待奴去将午饭再热一下,等相公他回来。

庄  生     (满面春风上)哈哈哈!

               (唱) 楚王下旨赦死罪,

                           范二公子一命保。

                           先生所托未辜负,

                           心情畅快回家转。

               (进屋) 夫人,夫人。

庄夫人     (上) 相公,你回来了。时候不早,肚子饿了吧?赶紧到里面吃

                午饭去吧。

庄  生       夫人,你怎么不问我,事情有没有办妥呢?

庄夫人      吔,看相公你这神色,一定是办妥了。

庄  生       夫人猜得不错。楚王已下赦令,范二公子得救了!

庄夫人     (双手合十) 哎呀,谢天谢地!果然不出相公所料,救了灾民,

                 也就救了范二公子。相公真乃智慧之人啊!

庄  生        哈哈哈,夫人过奖了!为夫不过遵照范老先生的计谋行事罢了。

一仆人     (上) 禀老爷夫人,范大公子求见。

庄  生      (对夫人) 定是前来道谢。夫人,你暂且退下。

庄夫人       是。 (下)

庄  生       (对仆人) 快快有请!

仆  人        是。有请范大公子! (下)

大公子     (内应) 哦,来了。 (上,进屋) 拜见大夫!

庄  生        免!公子请坐!

大公子      大夫同坐。

               【二人坐下。

庄  生       楚王已下旨,赦免令弟,公子知道了吗?

大公子      知道了,晚生正是为此事而来。大夫! (起身)

                (唱) 虽喜二弟终得救,

                           可惜钱囊两空空。

                           旅店食宿付不了,

                          回家盘缠无着落。

庄  生       (也起身) 吔,这区区小事,自当尽力相助。

大公子      大夫你误会了。

庄  生        哦,这话怎讲?

大公子      大夫啊!             

               (接唱) 晚生乃想求大夫,

                              还我余金度难关。

庄  生       甚乜余金?

大公子      就是给你的那一千两黄金,除了购粮赈灾之外,应该还有所剩

                  吧?

庄  生        哦,原来是那一千两。公子你听我说!

               (唱) 下官揣摩你父信中意,

                           千两黄金全用于赈灾。

                            灾民感恩联名奏楚王,

                            求他下旨赦免令弟罪。

                             楚王大喜果下赦旨,

                             令弟一命方才保住。

大公子       不对不对,救我二弟的另有其人,不是你。

庄  生        嗄,这话怎讲?是谁在冒功?

大公子      晚生也弄不清是谁在冒功,反正是我亲耳听见的。既然庄大夫已

                将黄金全部用于购粮赈灾,就不打扰了。(欲下)

庄  生       且慢,你要何往?             

大公子      晚生已命令停发赈粮,改为平价出售,得赶去收取银两。 

庄  生        嗄,你!

大公子      告辞了。

庄  生        唉! (气得踱来踱去)

庄夫人     (跑上) 相公,奴都听到了。如此无耻之徒,真是可恨!

庄  生        哎唉!

                (唱) 为夫答应办此事,

        一乃为了老先生,

        二是为了众灾民,

        虽受冤枉不怨恨。

        只是——

        范大公子如此莽撞,

        恐怕…

庄夫人       恐怕怎样?

庄  生        恐怕会惹出大祸啊!

庄夫人      大祸? (想一下) 是啊!

               (唱) 赈粮一旦停发,

                          民怨必然再起。

                          灾民若然再告状,

                          死罪恐怕又难免。

庄  生       夫人说的不错。

庄夫人      哎呀相公,这要如何是好?

庄  生       为夫已无能为力,待我修书一封,立即告知范老先生,请他速来

                亲自处理此事。

庄夫人      只好如此了。待奴去取文房四宝出来。 (急下)

              【庄生快步走到桌子后面。庄夫人端文房四宝上,放桌上,亲自为

                丈夫磨墨。庄生铺开纸张,奋笔疾飞,折好。夫妇俩走到桌前。

庄  生       来啊!

一仆人     (内应)来了。 (上)老爷有何吩咐?

庄  生       速即备马,连夜赶去齐国,将这封书信送到“陶朱公”府上。速去!

仆  人      (接信) 谨遵老爷严命! (跑下)

               【庄生摇摇头,与夫人并肩下。

——幕落——

 

第九场  楚王大怒下杀令

            【幕启。金銮殿上,楚王高坐帝座,接受百官朝拜。两太监手执拂尘

               侍立两旁。

百  官      大王万岁万万岁!

楚  王      诸卿平身!

百  官      谢大王! (分立两侧)

楚  王      诸位贤卿,有事启奏,无事退朝。

              【群臣互相询问,均摇头不语。这期间——

赵大夫      唉!

               (旁唱) 范大公子不识好歹,

                              吝啬贿金,冲撞本官。

                              休怪本官报复他,

                              挑唆楚王下杀令。

               (白) 禀我王,微臣有要事启奏。

楚  王       赵贤卿,奏来。

赵大夫     奸商范二公子的三弟,曾暗中向微臣贿赂三百金,求微臣上下打

                点,救他兄长,被微臣拒绝。

楚  王        赵贤卿清正廉明,行为可嘉,寡人定有重赏。

赵大夫      多谢大王! (起身后奸笑)

楚  王       只是这些奸徒,自以为钱可通神,意欲败坏我国风气,实在可恨

                可恼!

一侍卫     (拿状纸上,跪下) 禀大王,有灾民联名状在此。

楚  王       呈上。

一太监      是,呈上。 (下去取状词,递给楚王)

                【侍卫起身后,退到一旁。      

楚  王      (快速阅状词) 吁呀! (起身离座)

                (唱) 小小奸商忒猖狂,

         发粮之后又停粮,

         愚弄百姓,愚弄寡人。

         不杀不能平民愤,

         不杀不能解孤恨。 (重坐回帝座)

              (白)  诸位贤卿,范二公子出尔反尔,在寡人开恩赦免死罪后,

               竟然停发赈粮愚弄灾民,诸卿说寡人应当如何处置此事?

庄  生      启奏我王,此事或许并非范二公子本意,求大王明察!

赵大夫     不,民愤已起,大王必须当机立断,下令斩杀奸商。否则,会引

                起灾民造乱啊!

楚  王       赵贤卿所言正合孤意。来啊!

侍  卫       在!

楚  王       传孤旨意,明日将范二公子押往法场,午时三刻斩首示众,不得

                有误!

侍  卫       哦,领旨! (下)

楚  王      赵贤卿,孤命你亲自监斩!

赵大夫     哦,领旨!

庄  生       哎呀,大王…

楚  王       谁敢求情,一体同罪!

庄  生     (退怯) 是是是。

楚  王     (起身) 退朝!

百  官      我王万岁!

              【楚王气呼呼下,百官也依次下,庄大夫叹气连连。

赵大夫     哼,谁敢得罪老夫,就是这个下场。 (奸笑着下)

——幕落——

 

第十场  老父悲痛诲儿郎

             【幕启。夜,范府客厅,范蠡披衣上。

范  蠡      哎唉!

              (唱) 孤灯寂寂夜沉沉,

                         辗转反侧难入眠。

                         披衣来到客厅里,

                         莫名其妙心发慌。

                         二儿吉凶讯未知,

                         老夫不免生担忧。

                (摇摇头,坐下)

范夫人     (也披衣上) 老爷,你怎么还不去安歇呢?

范  蠡        难以入眠,眼皮跳得厉害,莫非有什么坏事要发生?

范夫人      吔,老爷你怎么也变得这么迷信?

范  蠡        但愿是老夫迷信。

老管家     (内) 坏了啊!  (仓皇上) 禀老爷夫人,大事不好了!

范  蠡      (对夫人) 你听你听,果然有坏事。(转向老管家)老管家,何

                事慌张?

老管家      庄大夫来了一封急书,请老爷一观。 (递信)

范  蠡        哦——  (接信,看信,双手哆嗦) 哎呀逆子啊逆子,你果然闯

                下大祸。唉,老夫错了!

               (唱) 老夫不该心太软,

                          虽有所料允所求。

                          今日果然酿大祸,

                          救弟不成反害弟。                 

范夫人       老爷,到底出了乜事?

范  蠡        你自己看信吧。 (递信)

范夫人     (看信大惊) 嗄,老爷,这要如何是好?

范  蠡        老管家,速备车马,装上家中所有金银,随老夫立即前往楚国。

老管家      是,老爷。 (小跑下)

范夫人      但愿老天保佑二儿平安无事!

范  蠡        唉! (倒背双手,踱去踱来)

               【灯暗。范蠡夫妇下。

               【灯又亮。法场景。

刽子手     (内) 押走吔! (押着二公子上,绕场行)

               【赵大夫骑马紧随在后。

刽子手      禀大人,已到法场。

赵大夫      哦,备下马。 (下马,坐到监斩椅上)

               【刽子手押着二公子坐到一长凳上。

大/三公子   (内) 二弟(/二哥)。 (上)

刽子手      汝等乃是何人,胆敢擅闯法场?

大/三公子   鄙人乃是死犯的大哥(/三弟),求军爷容我等去探望犯人。

刽子手       且等。禀大人,有两位死犯的兄弟,请求探望死犯。

赵大夫       准他们探望。

刽子手       是。(转向大/三公子) 大人准你们探望。(退到一旁)

大/三公子    谢大人! (转向二公子,跪走)二弟(/二哥)。

二公子       大哥、三弟。

               【三人相拥而泣。

赵大夫      时辰将到,有乜话赶紧说。

三兄弟      哦——

大/三公子   (起身,扶起二公子) 二弟(/二哥),是我害了你。

二公子      与大哥、三弟无干,是我命该如此。

大公子      二弟你还有乜话吩咐?

二公子      我去之后,父亲母亲就拜托大哥、三弟照顾了!

大/三公子   (含泪点头)嗯。

               【催命鼓敲了三下。兄弟三人大惊失色,大/三公子双手哆嗦,绕

                 场一圈,二公子甩起头发。

刽子手      禀大人,午时三刻已到。

赵大夫     (起身,扔下一支令箭) 立即行刑!

刽子手      是,押走。 (二人押着二公子下)

二公子      大哥、三弟。 (被押下)

大/三公子   (哭喊) 二弟(/二哥)!  (悲痛万分)

范  蠡     (内) 刀下留人,刀下留人!

大/三公子    父亲的声音,父亲,父亲。 (迎向父亲)

赵大夫      立即行刑! (拂袖下)

刽子手     (内) 是。斩、斩、斩。

               【大公子和三公子目瞪口呆,许久方转身,大喊“二弟(/二哥)”,

                 扑倒到舞台右侧。老管家搀着范蠡小跑上,见到现场情景,都如

                  木雕泥塑一般。范蠡踉踉跄跄走到舞台右侧,缓缓跪下,失声痛

                  哭。老管家也跪下。

范  蠡        儿啊,为父来迟一步了!

               (唱) 见儿尸身老泪纵横,

        心如刀割,肝肠寸断。 (哭)

        儿你正当青春年华,

         谁料一时错一命休。

         可怜白发人送黑发人,

         怎不教为父大放悲声? (哭)

         为父我,悔悔悔,

         一生大事不糊涂,

         却对儿子疏教诲,

         害儿你——

          年纪轻轻丧了命,

          年纪轻轻丧了命。 (捶胸)

               【老管家、大公子、三公子都起身,搀起范蠡。

大公子     父亲你不要如此自责,父亲平日教诲,是孩儿没听进去,是孩儿

                害了二弟他啊!(哭) 

范  蠡       是,你也有错啊!

              (唱) 你不该财迷心窍,

                         只重金银忘信义。

                         你可知,

                         无常一旦找上门,

                         万贯家财无用处。

大公子       父亲教诲的是,孩儿谨记在心。

三公子       父亲,二哥之死主要因孩儿而起,求父亲恕罪!

范  蠡        你可知你错在哪里?

三公子      父亲啊!

               (唱) 孩儿原想钱财可通神,                   

                          却不料行贿丧了兄性命。

                          金满筐,银满筐,

                         填不饱贪婪之口,

                         反害亲人断了头。

                        血之教训不能忘,

                         盟发誓言永不再。

范   蠡      你二人若是真心悔过,也不枉你二弟(/你二哥)他丧了一命。     

庄  生      (内) 范老先生,范老先生——  (急上,沉痛跪下) 晚生未能救

                回公子性命,特来谢罪!

范  蠡       庄大夫快快请起。

              【庄生起来。

范  蠡      大夫已尽了心力,老夫感激不尽。

庄  生    (羞愧) 老先生接下来如何打算?

范  蠡      老夫想把所带金银全部用于购粮赈灾,以赎三位孩儿无知之罪!再

                请人帮忙,将二儿尸身运回齐国安葬。

庄  生      范老先生果然英明!

范  蠡      惭愧,惭愧!嗄,管家、两位孩儿。

管家/公子   在。

范  蠡      将所有金银用于购粮,送往灾区,向灾民赔罪。

管家/公子   是。

               【各摆造型。

——幕落——

(全剧终)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优德88手机中文版——官方下载)www.qqjp.net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专门为各演员、艺术团、演艺公司、政府部门、单位活动、企业庆典、公司年会提供创作各种小品、相声、话剧、舞台剧、戏曲、音乐剧、情景剧、快板、三句半、哑剧、双簧剧本。联系电话:18022171126 联系QQ:819391276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专业代写戏曲剧本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 代写小品 | 编剧招聘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剧本创作 | 编剧群 |设为首页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优德88手机中文版——官方下载(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备案号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